今天是:
本站公告: 熱烈慶祝中華傳統文化研究會官方網站升級改版成功!
全站搜索
當前位置:中華傳統文化研究會 >> 傳統文化 >> 中華詩詞 >> 秋波媚--陸遊
秋波媚--陸遊

  七月十六日晚登高興亭望長安南山
  秋到邊城角聲哀,烽火照高台。悲歌擊築,憑高酹酒,此興悠哉!
  多情誰似南山月,特地暮雲開。灞橋煙柳,曲江池館,應待人來。
賞析
  這首詞寫於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秋天,陸遊四十八歲。當時他在南鄭(今陝西漢中市)任四川宣撫使司幹辦公事兼檢法官。在這一時期當中,陸遊積極向宣撫使王炎獻計獻策,前方的有利形勢以及軍旅中的實際生活激發起作者收複長安的強烈願望。這首詞反映了作者關心戰事的進展、急於收複長安的熱望與堅定的必勝信念。與陸遊其他歌一樣,詞裏洋溢著濃厚的愛國激情。
  上片寫登高酹酒。開篇二句描繪西北前線的秋色與緊張的戰鬥氣氛,哀怨的號角聲與烽火的光焰交織在一起,渲染出一幅有聲有色的邊地前線的雄渾畫麵,為詩人登高酹酒提供了一個十分開闊的背景?quot;悲歌"三句,詩人正麵出場,通過兩個具有典型意義的動作,展示出詩人熱愛祖國而又無比樂觀的襟懷。一是"悲歌擊築",用荊軻刺秦王的故事,表示誓死奪取勝利的決心;二是"憑高酹酒",這裏不隻是奠祭為國捐軀的將土,更重要的是預祝收複長安,獲得全勝。"此興悠哉"一句,無保留地抒發了這一壯誌豪情,並引出下片。
  下片寫遙望長安,期待勝利。"多情誰似南山月,特地幕雲開"二句,以擬人的手法,移情於景。作者高興地發現,原來漂浮的暮雲不知何時已經散去,展露出十六日晚上分外皎潔的明月,把詩人遙望中的長安照得如同白晝一般。這南山的明月,道是無情卻有情,詩人對此又怎能不喜出望外呢!正是因為有了這樣一個良好的自然條件,詩人站在高興亭上,放眼遠望,把想象的射程,從南鄭瞄向長安,目標是如此集中、清晰。詩人仿佛真地看到長安城外灞橋兩岸的煙柳在迎風搖擺,長安城南的曲江,無數亭台樓館都一齊敞開大門,正期待南宋軍隊早日勝利歸來。
  這首詞以形象的筆墨和飽滿的感情,描繪出上至"明月"、"暮雲",下至"煙柳"、"池館"都在期待宋軍收複失地、勝利歸來的情景,具有明顯的浪漫主義情調。詞中大膽的想象、擬人化的手法增添了這首詞的韻味。